2012.9.6-10.7

Creeprint Jam窺版畫

悠畫廊(Yo Gallery)於9/06至10/07推出Creeprint Jam 『窺版畫』系列。

在「窺版畫」中,悠畫廊集合了M-City/Stinkfish/Various & Gould/Shepard Fairy /Guy Denning/Miss Van/RAE等七位世界重量級街頭藝術創作者,這些創作者慣常以噴漆/塗鴉/裝置/繪畫等方式創作,然而他們也不約而同的同時進行版畫創作。街頭藝術作為一種以公眾展示為訴求的藝術類別,其往往發生於某個特定的時空地點,有著明確的現地製作性質,也因此受限於其在地性,而版畫作為一種可複數生產的傳遞形式,則某種程度上的彌補了街頭藝術在其展示上的侷限性。

窺作為一種古怪的觀看方式,透過一種特殊的方式滿足著人們對於看的渴望,悠畫廊本次集結了這六位創作者的版畫作品,正是期待以這些原本分散於世界各地的街頭藝術能夠藉由「窺版畫」窺見這些原本不易見到的作品,「Jam」一方面是果凍醬,同時也指涉著樂團的即興合奏,讓原本所屬於不同時空的藝術,在一個特定的時空中相遇,並因此交織出原本不曾顯示的風景。

透過聚集這些版畫作品於悠畫廊展出,作品風格各異,然普遍瀰漫令人匪夷所思的奇異特質,帶有”Creepy”之怪異感,一種原本不可能的組合在此時此地現身,並以一種窺見的方式與觀眾相遇,以實現「窺版畫」所期待的展覽實踐。



M-City
M-City的畫作,為「窺版畫」中唯二非版畫創作,其作品原大多為大型建築物上的2D視覺,這次悠畫廊展出兩幅帆布真跡。
來自波蘭的格丁尼亞,M-City對於幾何、建築學情有獨鍾,作品廣見於歐洲大小城市與展覽。M-City擅長在所處的巨型建築物及其牆面之上建構新的建築有機體,作品的視覺本身與創作方式是二度空間,而三度空間的立體建築成為了他的畫布,製造出一種2D、3D虛實的空間感,啓動一種屹立的張力。M-City把幾何元素當作pixel(像素)般使用,製造出畫面中的靜謐卻滿佈流動性,凍結了工業主義的瞬間,捕捉當代建築的當下,製造建築上的建築,城市中的城市,作品如其名,M-City創作他的"My City"。


Stinkfish
What happened on the streets stays on the streets.
街頭事/式的街頭藝術
任何看過Stinkfish作品的人都會對其代表性的水滴狀、流線線條筆觸印象深刻。Stinkfish來自哥倫比亞的波哥大,他對於街頭發生、相遇的人事物十分敏銳,認為雙腳踏遍的任何地方、街頭發生的所有大的小的事物,組成了這個預設好的我們的世界。身為著迷街頭事物的街頭創作者,他的樂趣在於做即興卻認真的捕捉,像是惡作劇般做出『干預』,以思考著我們隨身處於的環境。Stinkfish最初成型的作品充分說明這概念,他將John F. Kennedy Jr.著名的在父親葬禮上行禮的照片,噴畫在波各大的牆上,重組出一種「瞧!這正發生於美國,喔不!這正發生於這裡,John F. Kennedy Jr.正向我們行禮」的幽默。Stinkfish將其所遇見的,易被大眾視為理所當然的一般人事物,賦予強烈的色彩及線條,自成一系強烈的風格,提供一種「此物為某物但非原物」(This is something but some other thing)的選項,再次喚醒我們對於置身已久的街頭以及其他事物,究竟是預設還是自設的思考。



Various & Gould
來自德國的創意雙人組Various & Gould 以用色大膽與出奇不意著稱,偏好拼貼與版畫創作。「RABOTNIKI」意指「工作」,這是Various & Gould 2010的系列創作,探討現代人對「工作」的解讀。現代社會有各式各樣的職稱,例如”In-house Consultant”、”Senior Controller”,分別指的是內部顧問、資深審計,但是字面上卻極可能讓人摸不著頭緒。「工作」(”Work”)的本質就是工作,因勞動產生產出即為工作。Various & Gould回歸工作本義,探討”Worker”概念,相較於現在的”Human Resource”(人力資源)概念,Various & Gould以家管、建築工人等社會基層「人力」;工作服、工具等「資源」,拼湊出隱性質樸,卻已被鮮明誇大、帶有幽默,卻不失詭異的現代「工作」詮釋。



Shepard Fairey
Shepard Fairey是當代最有影響力的世界知名街頭藝術家之一。來自於美國東岸,Shepard Fairey最初以玩滑板,繪製滑板、T-Shirt起家。自1989年起,Shepard Fairey開始進行知名的”Andre the Giant has a Posse” (Andre the Giant軍團) project。Andre the Giant (1946-1993)是法國知名的摔角選手,Shepard Fairey使用其影像,做為藝術家探討「現象學」的主角。海德格將現象學解釋為「事物逐漸揭露其自身的過程」,Shepard Fairey認為現象學詮釋人們對於既有事物視為理所當然而忽略眼前事物其實是自己自己賦予的含糊解釋。「Andre the Giant has a Posse」正是Shepard Fairey探討這個論述的方法,將經過其藝術手法變得宣傳形式的海報、貼紙,散佈於各個城市大大小小角落,加上”OBEY”(遵循)這個強烈不帶感情的字眼,考驗觀者對這Propaganda(宣傳物)的認知。有些人會認為是某個政治團體的宣傳;有些人會認為是某的品牌的噱頭;有些人對視覺本身的趣味性感興趣多過於對其代表的意涵,這些都與Andre the Giant放置的地點、周遭、觀者個性等元素相關而又各異。Andre the Giant has a Posse 的視覺、地點不斷演化,Shepard Fairey從中觀察到的重點之一,是「集體式、共謀式的消費行為」。許多觀者因此開始收集OBEY的海報、貼紙,不一定因為特殊原因,只因為他們到處看到這個東西,而下意識想要收集成紀念品,許多人甚至認為Andre the Giant has a Posse是個公司。Shepard Fairy在2008年正進行如火如荼的總統大選中,運用類似方式製作「偽」Obama Campaign - ”HOPE”,引起巨大迴響,此舉與Shepard Fairey本身支持Obama也有關係,因而其藝術與宣傳之隔真偽難辨,甚至因為肖像權使用不當進入司法程序。但這些藝術行動以足夠使Shepard Fairey成為當代最重要的街頭藝術家之一。



Guy Denning
來自英國的藝術家Guy Denning是Neomodenism(新現代主義)的發起人之一。新現代主義主張以現代主義中的前衛精神來反現代主義,進而超越後現代,同時實現相對於現代主義的「普遍性」的多元論調,認為「藝術」不是被現有認知的藝術所框住的藝術。Guy Denning本身的作品流露出藝術史上矯飾主義、現代主義、德國表現主義等的結合,看似各種過去藝術的”Lucky Accident”(各式運氣的意外總和),實際上卻是經過均勻調配過。作品中方法論貫穿,卻提出其當代的思維,甚至帶有反叛地創作於今日的報紙上,將古典融於今日的破舊報紙,帶出饒富興味。





RAE
RAE是土身土長的紐約布魯克林人,從小就喜歡帶著麥克筆在街頭上塗抹,或是在朋友的本子上塗鴉,朋友們再加上無聊的標題注示,自發性、隨性、惡搞式的無意識塗抹、改造生活周遭的物品,是RAE與身俱來的習慣。在紐約街頭的不同地方,RAE已經大大小小製作60、70個以上的裝置,塗鴉也散佈各地,這種隨處留下”Tag”(藝術家標記)的行為,是最典型的街頭藝術形式與精神,RAE喜歡搞怪,看到特別的地點,就會想要對這個地點做些什麼。藝術學士畢業的他,喜歡把玩各式金屬工具:螺絲起子、鑽子、榔頭,敲敲打打出裝置藝術,隨手可得的洗衣粉包裝、棄置的機械、糖果盒,經由RAE之手都可以成為有趣的藝術品。而在2D視覺上,RAE用戲謔的線條表現出一張張鬼臉,彷彿在對城市裡的人們要求注意力,說著「嘿!看看我!你們的生活需要多一點喜感和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