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5.17-7.08

Streetudbe街管紐約

悠畫廊(Yo Gallery)將於5/27至7/08推出本畫廊的第一檔開幕展:「街管紐約(NY Streetudbe)」。

街管紐約(NY Streetudbe):一方面是街頭的態度(street-tude),同時也指涉著四通八達的公共管路(street-tube)。街頭作為開放性的日常公共空間,人們走在街頭,彼此擦身而過卻同時共享街頭的一切,而街頭藝術(Street Art)的創作者選擇以街頭為其創作場景,必然秉持著向大眾發聲的理念,舉凡對當代社會的憤怒、政治諷喻、黑色幽默、或純粹希望自己被看見。始終是基於一種“分享”態度 — Welcome enojy my art. 「歡迎欣賞我的創作」。將街頭藝術引進畫廊,是期待讓無法遍足各地的人們,可以透過悠畫廊看到精選的街頭藝術家作品,街管紐約聚集了五位來自世界各地,卻在紐約交會的創作者:Skewville,Pufferella,Jon Burgerman,Vahge及Roman Kloney。此次請先放下嚴肅的叛逆街頭風,悠畫廊邀請你悠閒地踏入街頭隨性詼諧的一面。

出身於紐約的皇后區的Skewville兄弟從小就著迷於帆布鞋,因兒時家境貧困且兄弟姊妹眾多,鞋子必需輪流使用直至破損殆盡,穿爛後的帆布鞋無處可去,最後只能在天真與鬱悶的情緒交錯下將拋鞋子至空中,讓俚語稱做dogs的帆布鞋留在電線杆上作為紀念。長大後的Skewville仍延續此精神為其創作主題,1999年起,Skewville開始把自製的木刻帆布鞋丟上電線桿,所到之地都至少要留下一雙,至今Skewville的藝術行動:「When Dogs Fly」已經在全世界留下了上千雙足跡,遍「足」於紐約,柏林,倫敦,邁阿密,北歐等。

Pufferella雖是平面設計背景出生,從未忘情Street Art。Pufferella於2002年開始結合喜愛的絨布布料,進行Fabric making art創作。她喜歡在作品中表達對性的黑色幽默,一種甜蜜的黑色幽默,性愉悅的後見之明,彷彿一雙安靜的眼睛,窺見性的快感、愉悅、幻想以及荒謬。



出身於英國的諾丁漢的Jon Burgerman或許也是塗寫(drawing)強迫症的典型,從小就喜歡用剩下的飯菜排成圖像,手停不下來地尋找視覺組合、視覺造型,將任何事物都當成他的畫布,小至餐盤、桌子、門把、大至整個房子,或應fans要求刺青於身上。Jon: 「我從來沒有把畫畫、塗鴉(drawing、doodling)這件事看得太過認真,因為人們看到我的作品時,或許也覺得普通、還好而已,不過也不怪大家,因為我的手就是停不下來。」或許這份作者的自白已經說明了Burgerman的藝術態度,而他的戲謔式繪畫也確實為了他贏得藝術市場上的成功。



Vahge生長於巴地摩爾,於2007搬至布魯克林居住,過著不停泡咖啡、不停創作的生活。從小內向的她,朋友不多,喜歡和玩偶作朋友,喜歡活在自己的夢裡。因為太喜歡玩偶的擬真性、多樣性、塑造性,她曾親手蓋造了三層樓、有25個房間的芭比屋。Vahge的創作試圖以拼貼的方式組織出一種維多利亞式的狂想與浪漫,以及從中提取的一種令人不安的現實性。

波蘭裔的創作者Roman Klonek鐘情於具懷舊特色以及東歐式的漫畫風格。90年代時Roman在德國的Dusseldorf學習平面設計,從此開始迷上木刻版畫,目前已累積有大量的木刻版畫作品。Roman的作品中始終散發出一種喜感,他喜歡將漫畫風的人物呈現在尷尬、引人發笑的情境裡,喜歡玩弄一種海報宣傳式、民俗故事風和波普文化組成的怪異平衡。



街管紐約所聚集的上述五位創作者,皆為首次在台展出,他們的創作形式往往融合了藝術/設計/街頭藝術/塗鴉/素人等美學元素,一種遊走於各種美學範疇的交界的,特殊且曖昧的藝術語言。這群Street Kids以浪蕩子(flaneur)的姿態漫遊於紐約這個國際大都會之中,一面創作,一面接點零星的工作,日子也就這麼得過且過。而這種有別於學院藝術家的創作狀態,也使他們描摹出一種完全平行於菁英藝術的創作方式。



街管紐約作為為悠畫廊所推出的第一檔展覽,悠畫廊在此誠摯邀請各位蒞臨觀賞。

Since 2015-current, No animals was harmed in the making

  • Facebook Social Icon
  • Instagram Social Icon